文章排行

您现在的位置:易好博官网>> 师生园地 >> 教育集粹

专业阅读——站在大师的肩膀上前行

来源: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4日 字体:[小 大]

  1.阅读的重要性

  阅读是新教育人最关心的问题,新教育的六大行动之一就是营造书香校园。通过创设浓郁的阅读氛围,整合丰富的阅读资源,开展多彩的读书活动,让阅读成为师生最日常的生活方式,进而推动书香社会的形成。六大行动首先就是营造书香校园,因为真正唤醒我们的教育对阅读的关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整个国家缺乏真正的价值观,我们对很多问题没有共识,没有共同的愿景,没有共同的语言。在西方,靠宗教的力量,《圣经》是西方人都会去读的,这些东西自觉不自觉的成为这个民族的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价值。在伊斯兰国家,靠《可兰经》,来形成共同的思想。长期以来,我们事实上是依靠儒家思想来统一国人的价值的,过去几千年的文明里,我们靠《论语》,靠传统的儒家思想。实际上,从汉代开始,儒家思想一直是我们民族的正统,尽管其中有一些糟粕,但是毕竟是这个民族的精神支柱,有学识的人都把它作为必读书,半部《论语》治天下,没有文化的人也能有所听闻,通过官方及民间的一些传播,几乎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与人”,都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整个民族没有共同的阅读就会导致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所以新教育人一直都在努力追寻真正意义上的书香校园。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对于人类思想的进化来说,不断探索、不断进取的过程也同样适用于个体学习的递进。从信息到知识,从知识到人类理解,从人类理解到智慧,它像一个金字塔,它是一个精神与智慧逐步升级的发展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在一步一步往上爬,汇总起来便构成历史和我们时代的精神高度。

  精神的发育史更多的是靠后天的学习和阅读,所以学校教育就像最初的母亲的乳汁,把人类的知识高度地浓缩,高度地集约,用最合适的方式——课堂的教学来传递给学生,在很有限的时间内把人类知识传递给学生,给学生最初的滋养,所以他也是最富有营养最合理最安全的。但如果一个孩子只读教科书、教辅书,那他一定是精神发育不良了。一个个体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精神不可能从母体带来,他必须要重演整个人类知识进化史,学校的教育只能把人类最基础的知识用框架图景的方式给他,但是不可能把人类最伟大的智慧和思想给学生——这是需要与那些最伟大的著作去直接对话才能够获得。因此,必须和孔子对话,和老子对话,和庄子对话,和先秦伟大思想去对话,所有先秦的伟大的思想才能成为他的一个部分;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个时代的大师去交流,那个时代的高峰才能成为他的一个部分。所以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在一定意义上取决于他的阅读水平,一个人的精神境界和他的阅读水平紧密相关。

  同样,一个民族也是如此,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民族的竞争力取决于精神力量,民族的精神力量不取决于人口数量而取决于阅读力。近一二百年以来,我们给这个世界上的精神上的贡献远远不够,在一二百年之中,特别是最近几十年之中,美国人的麦当劳、肯德基、牛仔裤、美国大片进来的时候同时进来了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个人主义,他们追寻努力的尊重,等等;但是我们的鞋子、衬衫、工艺品、圣诞卡往国外输送的时候,我们的价值观并没有一起送出去。

  国际阅读学会总结读书对人类的巨大益处:“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苏霍姆林斯基认为:无限相信书籍的力量是他的教育思想的真谛之一,一个学校可以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了为学生和教师精神成长而准备的图书那就是学校。阅读对学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学校教育时期是人阅读习惯、能力、阅读兴趣形成最关键的时候。

  阅读能力的形成就是在中小学形成的,真正的精神饥饿感应该在中小学形成,一个爱阅读的人即使离开学校,几天不读书就会很难受,“三日不读就面目可憎”。早期阅读很关键。格林也提到“一个人在14岁以前所经历的东西,所阅读的东西、所看到的东西及所接触的东西,是他一生最关键的东西”。实际上也就是说人在中小学阶段14岁以前阅读的东西可以决定他的一生,人的很多价值观、很多对世界的根本看法实际上是在中小学阶段形成的,这个阶段对阅读兴趣的形成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新教育人特别注重阅读。我们提出了毛虫和蝴蝶的儿童阶梯教育理论,把小学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读、写、绘一体化,然后开始进入童书,然后一步步地往上走,然后有晨诵、午读、默省,这就是新教育的儿童教育方式,然后有校园文化节、校园艺术节等等,这些都是在努力推进阅读。

  让校园里飘溢着书香,关键在教师。真正让学生热爱阅读关键在于教师,没有热爱阅读的教师永远不可能培养出热爱阅读的学生,如果没有教师的阅读,就没有教师的真正意义上的成长与发展。事实上学生真正走进阅读是由教师带进去的,那么阅读不仅对学生的成长很关键,对于教师自身的成为也很重要。教师的教育智慧从哪里来?人类那些最伟大的教育智慧、最伟大的思想往往都在那些最伟大的著作之中。实际上人类的教育智慧从几千年就开始有了,教师的任务就是让这些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前行。人类几千年的教育历史中,创造和积累了许多宝贵的教育思想财富,这些财富保存的载体主要就是教育经典著作,阅读经典,与过去的教育家对话,是教师成长的基本条件,也是教师教育思想形成与发展的基础。

  教师读书不仅是寻求教育思想,也是教师教育理想、教育激情、教育智慧的源头活水,是情感与意志的冲击与交流。从过去的教育家的著作中,教师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有心的教师会认真阅读教育的重要文献,认真学习不同时代教育家的人生理想与人格力量。读书会让教师更加善于思考,更加远离浮躁而有教育的智慧,从而让我们的教育更加美丽,所以阅读是人不断武装自己不断充实自己最有效的手段。

  2.读什么,怎么读

  阅读是一门学问。对于任何一个具体的专业领域而言,存在着一个最合理的知识结构;专业发展必然会经历一种“浪漫→精确→综合”的有机过程;每一门类知识的掌握,都存在着一条由浅入深的路径。对每一个教师而言,都存在着一条独一无二的阅读路径,在特定的发展阶段中的教师可能需要不同的图书,面对特殊的场景,一定有一本最适合他阅读的书。

  我们在充分考虑到个体成长的特殊性和序列性的基础之上,用书目的方式帮助教师构建一个理想的教师知识结构模型,从而更有效地解决不同水平与学科的教师分别该读什么和怎么读的问题,以及专业阅读如何为专业实践服务的问题。

  我们知道,一个教师的专业知识结构大概可以分为三部分:职业知识、本体性知识、人文科学知识。我们以数学为例,一个好的数学教师应该有关于数学历史、数学教育、数学文化和哲学、数学课程及数学理论、数学科普等方面的知识,应该有教育心理学、教育管理、教育文学、教育视野、课程理论、实践教育学、教育学等方面的知识,还应懂得人文综合、科学综合、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经济管理、电影及其他知识,这些知识都是作为教师必不可少的。很多教师始终没有读过影响他教育理念的书,从来没有被一本书打动过,所以他很难形成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思维。

  这三部分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相互支撑的。要有共同的知识观和价值背景。在知识观方面,强调知识与生命相关联,与实践相关联,最终以解决实际问题和丰富教师生命为旨归。作为一个教师,到达彼岸,往往要穿越很多山峰,其中一些山峰是你必须穿越的,有些书是你必须穿越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这决定了在我们的价值系统中,活的知识远高于死的知识,基于实践的知识远高于强调系统的知识,整体的知识结构应最大限度促进教师教育生活的幸福完整为根本目的。所以在这个结构里面有哲学、有心理学、有教育学,有那些人类经典的案例学,这些才是关键。

  教师专业阅读的根本任务,就是构造一个合宜的大脑。这需要教师在教育教学生活中,学习心理学的经典思想、教育哲学的基本观点、人类最好的教育经验及他所教学科的知识精华、他所教学科的成功案例。比如哲学实际上很多教师是很害怕的,事实上哲学是我们对这个世界、对人类、对教育本身最根本的认识,作为一个教师,如果没有对这个世界的人生观、哲学观是不行的,所以教师要学习哲学。心理学是对人的认识,对人成长规律的认识,对人性的认识。教育学是和人打交道的,对人的根本认识不形成,对人的发展阶段性的特点不把握,如何能做教育?现在很多教师过分强调自己的学科,其实,仅仅读学科的著作是不够的,很难真正地成为大家,所以哲学、心理学、教育学这三者是大脑结构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专业阅读的关键是必须回到对根本书籍的研读中来。所谓根本书籍,也称原典型书籍,是指奠定一个人精神及学术根基,影响和形成其专业思维方式的经典书籍。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批判的武器,教师只有拥有这个武器才能去批判,它成为分析所有教育问题的工具,一个基本立足点。当然根本书籍可能是非教育类的,可能是一本传记,可能是一本小说,但它非常深刻地影响过你的生命、精神气质,也曾给你生命注入很大的力量,这些书也叫根本书籍。当一个人在写自己的阅读史的时候,在寻找自己的精神根源的时候都应该去把握自己有没有读过这些书籍。

  此外,那些在童年至青年期出现过的,深刻地影响人的生命以及精神气质的书籍,也被称为根本书籍。一个人在写自己的阅读史的时候,能否发现这些书籍很重要。每个人阅读史都不一样,不是所有的经典书籍都能成为某位教师的根本书籍,成为一个人的根本书籍意味着他已深刻地理解了这本书,而这本书也成为他思考教育教学问题及研究课堂、研究教学、阅读其他书籍的原点。构成一个教师思考原点的根本书籍的高度,往往会影响到这个教师的学术高度。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一个人读什么他就会成为什么,所以根本书籍对教师很重要,而许多教师终其一生,都缺乏属于自己的根本书籍,只是不自觉地被时代风尚所影响,漂浮在词语之中而缺乏根基。

  强调对根本书籍的阅读,其实就是强调恢复原初思想的能力,恢复教师重新面对根本问题,从根本问题出发思考当下问题的能力。无论是人类的根本书籍、生命的根本书籍还是专业的根本书籍,都会有助于教师深刻地理解人类、理解世界、理解自身、理解生命、理解教育。这种根本研读,能够培育教师的一般能力,为解决专业问题提供深厚的背景,避免了在词语中飘移。

  有一些教师,在他的生命历程中遇到过一些重要的书籍,如很多人都读过《论语》,读过《儿童人格教育》,读过《给教师的建议》等,但是这不意味着这些重要的书籍已经成为他自己的根本书籍,因为他没有对这些书籍进行过知性阅读,根本书籍必须通过知性的阅读。知性的阅读是一种带有咀嚼性质的研读,是指阅读者通过对书籍的聆听、梳理、批判、选择,在反复对话中将书籍中有价值的东西吸纳、内化到阅读者的结构之中,从而使原有结构得到丰富、优化或者重建的过程。